Menu
What are you looking for?

京剧《裘盛戎》:有生活 有感情 有筋骨

Source:adminAuthor:admin Addtime:2024/06/09 Click:

  “百年一净”“十净九裘”。京剧大师裘盛戎(1915年—1971年)自幼随父学艺,后入富连成科班,从此走上起伏跌宕、百炼成钢的艺术道路,最终成为京剧史上具有代表性的杰出表演艺术家、花脸表演流派裘派的创始人。裘盛戎还是北京京剧院创院艺术家,北京京剧院艺术血脉最重要的代表。

  为纪念这位京剧大师,北京京剧院创排了京剧《裘盛戎》。这出戏于裘盛戎诞辰百周年之时演出后,被业内外评价为“一部有生活、有感情、有筋骨的京剧新剧目”“京剧现代戏新的坐标式剧目”。

  为了创作这部剧,资深编剧王新纪遍访裘盛戎的亲属、弟子、好友、合作者以及戏迷观众。最终,他没有写裘盛戎最为辉煌的人生阶段,而是以他和京剧团的真实生活为基础,以平和含蓄的叙事手法,聚焦裘盛戎晚年艺术和人生由盛而衰的转折时期,把人物和事件设置于特殊的大时代背景下,紧紧围绕“一事”,着力塑造“一人”,更加意味深长。

  “一事”即在上世纪60年代中后期,北京京剧团创排现代京剧《杜鹃山》的一波三折曲白相生。当时,北京京剧团根据同名话剧创演《杜鹃山》,汪曾祺执笔改编,裘盛戎在剧中扮演主要角色乌豆。他意气风发,要为京剧现代戏创作新的唱腔、扮演新的人物,他精益求精琢磨出的唱段“大火熊熊照亮了天”,好评如潮曲品。但由于种种原因,裘盛戎经历了由演A角到演C角到最后被换下的“三起三落”的过程。戏的结尾,裘盛戎陷入深深的忧愤,眼前走过他钟爱的角色——包公曲律、姚期、单雄信、窦尔敦……“为戏而生,为戏而死”的裘盛戎说:“只要能唱戏,让我怎么着都成。”剧中,剧团吴书记和汪曾祺议论,裘盛戎有一绰号“傻子”,吴书记说:“不傻,能成角儿吗?”

  《裘盛戎》编剧还紧紧抓住了一个“情”字,通过极具生活质感的细节,表现了裘盛戎为人的敦厚和感情的细腻。他与汪曾祺的知音情,与夫人李玉英的夫妻情,与徒弟方荣翔的师徒情,与戏迷老曹瞿秋白、老李的演员观众情,对舞台的眷恋之情,真实自然,无不体现出传统文化对这位京剧艺术家的浸透。如果说该剧揭示的裘盛戎的艺术人生和命运变化是骨,那么,剧中充溢的裘盛戎的情感则是肉,骨肉相连,使这部京剧现代戏有生活、有筋骨,深刻动人。

  话剧表演艺术家李法曾看戏时很感动,几次流下热泪。他说:“我是裘盛戎大师的忠实粉丝,这出戏让我想到了很多大师在世时的情景。过去写真人真事的京剧作品成功的不多,但这个戏的剧本编得很好。”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院长、著名导演任鸣称赞《裘盛戎》这出戏“有思想而且深刻,是真的从艺人本身、从人本身去表达,真正回归到人了。其中关于人的分析,探求的人的深刻性,不比任何艺术形式差”。

  现代戏难演,因为现代戏演的人物、事件离我们太近,没有经过历史的过滤,我们也还没有经过深刻的思考。另外,在服装、道具、程式上,现代人也跟古代人不同,在台上“丢盔卸甲”,比如没了水袖、少了髯口,所以从审美的角度、表演的角度,现代戏都有很大难度。《裘盛戎》在这方面做了有益探索。一些专家指出,这出戏的舞台呈现,有着在回归京剧本体中创新的显著特点,即旧中有新,新中有根。

  导演陈霖苍出身京剧世家,又是卓有成就的表演艺术家,深得继承与创新的三昧。他导演这部剧时,回归京剧传统表演规律,以演员的表演和塑造人物为中心,力求突破新编京剧的模式,去掉现代戏的“样板气”。他说,创排京剧现代戏确实很困难,传统程式都没法用,手段太单一,写真人真事也有些限制。“但《裘盛戎》这个戏,我们还是从寻找我们传统中最有价值的东西这方面一点一点去做,一桌二椅,回归传统。裘先生留下的当然是他的裘派艺术,但更宝贵的可能是裘先生对于京剧艺术的执著精神。我们要向他学习。”

  该剧的唱腔设计朱绍玉是近年来十分高产的京剧作曲家。他说:“整体来说,这出戏的音乐既传统又现代,更贴近京剧本体,也更市民化,满足、贴合人们的审美需求、情趣。在戏曲音乐方面,这出戏是个探索,是新的京剧现代戏音乐。”他用传统戏的曲牌,如“山坡羊”“脱布衫”“水龙吟”等作为这出京剧现代戏的音乐主体,让观众感到既耳熟又新颖。他大胆改革,将“高拨子”与京韵大鼓的元素相融合,创新了花脸的唱腔,并取名为“京拨调”,戏里也采用了过去花脸很少用的大段的反二黄、昆曲吹腔等。旦角王蓉蓉以及其他人的声腔,也都在传统的基础上有所发展。朱绍玉也直接采用了一些裘盛戎创作演出的唱段,如《杜鹃山》里“大火熊熊照亮了天”,如《姚期》里的一些唱段,都原封不动地保留了。

  这出戏中,裘盛戎的徒孙、当红裘派花脸名家孟广禄,被誉为饰演裘盛戎的不二人选。与裘盛戎并肩合作多年的艺术大家张君秋先生的弟子王蓉蓉,虽戏份不多,但出演了裘盛戎夫人李玉英,她的每次出场,一举手、一投足,都全身心投入,调动表演经验,准确、生动、饱满地把人物形象带给观众。翟墨饰演的剧团书记、宋昊宇出演的琴师汪本贞、张凯扮演的汪曾祺等,也或有真实人物,或有生活原型。此外,裘盛戎先生嫡孙裘继戎以及方荣翔嫡孙方旭,分别出演了戏中戏里的窦尔敦和生活中的方荣翔。剧中角色不多,但个个有声有色。

  孟广禄在塑造裘盛戎这个人物形象时倾注了极大的心血凯发体育APP。他把自己对宗师的敬仰、对裘派艺术的理解和从艺几十年的人生体验,融入角色的创作中,唱林泉高致集、念、做、表,感情充沛,细腻入微,把一代花脸艺术大师表现得形神兼备、感人至深。通过孟广禄塑造的裘盛戎,也能让观众欣慰地感到裘派艺术的代代传承,发扬光大。孟广禄管裘盛戎的长女裘红叫“大姑”,管裘红的丈夫刘耀春叫“姑父”。《裘盛戎》演出前后,孟光禄多次问裘红、刘耀春:“姑姑、姑父,你们看我这个怎么样,哪点不好?给我提出来!”他还请刘耀春帮助设计服装,以更贴近生活原型。

  任鸣说:“《裘盛戎》是一个好看的戏。从形式上讲,也有传统京剧自己的手法和特点,也有现代意识,特别是人物的意识跟他的内心世界的转换,很自如曲名理趣裘廷梁。”戏迷刘杰说:“《裘盛戎》远离大制作又十分接地气,编剧很精巧,导演很精练,京剧韵味浓曲论,七八位演员撑起了一台好戏。裘先生经历的磨难岁月,老戏迷历历在目,看《裘盛戎》感觉太亲切了仇英,太感动了。这戏是对裘先生最好的纪念。”北京京剧院市场开发部主任朱甲告诉记者,今年《裘盛戎》这出戏将继续加工提高,在全国进行巡演。